三省圣名振 忠孝家声扬----齐鲁好家风之曾子
来源:审计处   作者:审计处   点击数:1   日期::2019-02-18

曾子(公元前505-公元前435年),名参,字子舆,春秋末年鲁国南武城(今山东嘉祥县)人,孔子著名弟子,儒家学派重要代表人物。在儒家“孔子—曾子—子思—孟子”的传承链条中,曾子是承上启下的重要人物,被后世尊为“宗圣”。

  曾子参与撰《论语》,著《大学》、《孝经》、《曾子十篇》等。他主张以孝恕忠信为核心的儒家思想,其修齐治平的政治观,内省、慎独的修养观,以孝为本的孝道观对后世影响深远。

  曾庙坐落于山东省济宁市嘉祥县南武山南麓,又称宗圣庙,最早建于周考王十五年(公元前426年),原名“忠孝祠”。明正统九年(公元1444年)重建后改称“宗圣庙”。其后,历代进行过多次修缮。现存曾庙坐北朝南,南北长276米,东西宽108米,占地面积29808平方米。建筑布局沿中轴线分成正、左、右三路,前后共五进院落,建筑30座,殿庑70余间,围以红色墙垣。庙内碑碣林立,古柏参天,颇为肃穆壮观。2006年,被列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。  

  曾氏家规家训的主要载体是《宗圣志》、《武城家乘》和《武城曾氏族谱》。《宗圣志》在明、清时期历经两次编修,详细记载了曾子及曾氏后裔的迁徙传承情况,对曾氏家风家训的形成延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  曾子十分注重对子孙在孝悌、忠义、修身方面的启发开导。《大戴礼记·曾子疾病》和《礼记·檀弓上》,分别记载了曾子教诲子孙坚持正义、孝亲敬长、言行有本、慎重交友等方面的故事。西汉刘向在《说苑杂言》中特别推崇曾子的良好家规家训,说:“孔子家儿不知骂,曾子家儿不知怒,所以然者,生而善教也。”

  历代曾氏族人恪守祖训,立身修德,忠孝传家,爱国爱民。曾氏的家风家教成为这个家族的特别印记,浸润着一代代曾氏后裔。



   

孝悌

  亲戚不悦①,不敢外交②;近者不亲,不敢求远;小者不审③,不敢言大。故人之生也,百岁之中,有疾病焉,有老幼焉,故君子思其不可复④者而先施焉。亲戚既殁,虽欲孝,谁为孝⑤?老年耆艾⑥,虽欲弟⑦,谁为弟?故孝有不及,弟有不时,其此之谓欤!

——摘自《宗圣志·格言》

  【注释】

  ①悦:喜欢。

  ②外交:交往(亲戚)以外的人。

  ③审:明白。

  ④不可复:失不再来。

  ⑤谁为孝:“为孝谁”的倒装。

  ⑥耆艾(qí ài):古以六十岁为耆,五十岁为艾。泛指老年人。

  ⑦弟:通“悌”,敬重兄长,引申为顺从长上。

  【译文】

  如果父母、亲人都不能和睦相处,又怎么敢与外人交往呢;身边的人都不亲近自己,又怎么敢奢望远方的人能亲近自己呢;小的事理都没有弄明白,又怎么敢讲大的事理呢?人生之中,都要经历疾病,经历老幼,所以君子考虑先做那些往而不返、失不再来的事情。父母、亲人离世了,虽然想尽孝,又去孝顺谁呢?兄长老了,虽然想对他们顺从,又去顺从谁呢?所以说孝顺父母有可能没来得及,顺从长上有可能错过了时机,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!

  孝子之养老也,乐其心,不忘其志。乐其耳目,安其寝处,以其饮食终养之。孝子之身终,终身也者,非终父母之身,终其身也。是故父母之所爱亦爱之,父母之所敬亦敬之,至于犬马尽然,而况于人乎?

——摘自《礼记·内则》

  【译文】

  孝子的养老,让父母的心情快乐,不违背父母的意志。让父母的耳目快乐,休息起居安逸,提供饮食奉养父母,直到孝子生命结束。这里所说的终身,不是终父母之身,而是终孝子之身。因此,父母喜欢的自己也去喜欢,父母所敬重的自己也去敬重,连狗和马都会这样,何况人呢?

  曾子再仕而心再化,曰:“吾及亲仕①,三釜②而心乐。后仕,三千钟而不洎③,吾心悲。”

——摘自《庄子·杂篇》

  【注释】

  ①及亲仕:双亲在世时做官。

  ②三釜:指微薄的俸禄。釜是古代计量谷物的单位,合六斗四升。

  ③洎(jì):及。

  【译文】

  曾子第二次做官时,心境与上次不同了,他说:“我在双亲在世时做官,只有三釜粮食的俸禄心里也快乐,因为这俸禄能奉养父母。等到父母去世后做官,尽管有三千钟的俸禄,但这俸禄却不能用来奉养父母,我心里反而很悲痛。”

修身

  君子祸之为患,辱之为畏,见善恐不得与焉,见不善恐其及己也,是故君子疑以终身。君子见利思辱,见恶思诟,嗜欲思耻,忿怒思患,君子终身守此战战也。

——摘自《曾子·子思子》

  【译文】

  君子担忧的是灾祸,惧怕的是羞辱,见到善良的事情唯恐自己没有参与其中,见到恶劣的事情唯恐也牵涉到自己,所以君子都是始终保持着警惕。君子在看到利益的时候就会想会不会遭受侮辱,看到不道德的事情就会想到社会的责骂诟病,有了嗜好贪求时就想到羞耻,有了愤恨怨怒时就想到后果,君子一辈子都保持着这种高度的警惕。

  曾子曰:“吾无颜氏之才,何以告汝?夫华多实少者,天也;言多行少者,人也。飞鸟以山为卑,而增巢其颠;鱼鳖以渊为浅,而穿穴其中。然所以得者,饵也。君子不以利害身,则辱安从至乎?官怠于宦成,病加于少愈,祸生于懈惰,孝衰于妻子。此四者,慎终如始。”

——摘自汉·刘向《说苑·敬慎》

  【译文】

  曾子说:“我没有颜回那样的才智,拿什么告诉你们呢?开的花多而结的果少,是大自然常有的现象;说得多,做得少,是人常有的现象。飞鸟认为山低而在它的巅顶高处做窝,鱼鳖认为潭浅而在它的底部挖穴,然而它们还是被捕捉,是因为耐不住饵的诱惑啊。君子假如不以利害身,那么耻辱怎么能到自己身上呢?官员往往在取得成就时候产生松懈,病情往往会在稍有好转的时候加重,祸害发生在懈惰的时候,孝顺减退在有妻子儿女的时候。这四个方面,人们应该始终保持谨慎啊!”

  君子患难除之,财色远之,流言灭之。祸之所由生纤纤也,是故君子夙绝之。

——摘自《曾子·立事》

  【译文】

  君子清除灾患,疏远财色,消灭流言。灾祸的发生都是从细微之处开始的,所以君子要趁早消除祸根。

  子夏见曾子,曾子曰:“何肥也?”对曰:“战胜,故肥也。”曾子曰:“何谓也?”子夏曰:“吾入见先王之义则荣之,出见富贵之乐又荣之,两者战于胸中,未知胜负,故臞①。今先王之义胜,故肥。”是以志之难也,不在胜人,在自胜也。故曰:“自胜之谓强。”

——摘自《韩非子·喻老》

  【注释】

  ①臞(qú):瘦;减消。

  【译文】

  子夏见曾子,曾子说:“怎么变胖了呢?”子夏回答说:“打了胜仗,所以胖了啊。”曾子说:“指的什么事啊?”子夏说:“我回家在书上看见古代圣王的道义就觉得那种道义很崇高;从家里出去,在路上看见有钱有地位的快乐,觉得那又很荣耀。两个念头在脑子里斗争,不分胜负,所以导致我很瘦。现在古代圣王的道义战胜了世俗的享乐快乐欲求,所以我就变胖了。” 这样看来,志向的确立是非常艰难的,不在于你比别人更强大,而在于你能掌控自我,战胜自己。所以说:“能掌控自己才是真正的强大。”

交友

  夸①而无耻,强而无惮②,好勇而忍人③者,君子不与也。

——摘自《曾子·子思子》

  【注释】

  ①夸:夸毗,以谄谀、卑屈取媚于人。《尔雅》:“夸毗,柔体也。”

  ②强而无惮:刚强而没有忌惮。

  ③好勇而忍人:爱好勇敢而对人残忍。

  【译文】

  柔顺而没有羞耻,刚强而没有忌惮,爱好勇敢而对人残忍的那些人,君子是不和他们交往的。

  与君子游,如长日加益,而不自知也;与小人游,如履薄冰,每履而下,几何而不陷乎哉!

——摘自《礼记》

  【译文】

  与君子交往,就像在太阳下面享受光明和温暖的好处,而自己却感觉不到他的存在;与小人交往,就像踩在薄冰上,每一脚下去,都有陷入冰窟的危险。

治学

  其少不讽诵①,其壮不论议②,其老不教诲,亦可谓无业之人矣。

——摘自《曾子·立事》

  【注释】

  ①讽诵:诵读《诗》、《书》等六艺的文章。郑玄注《周礼》:“倍文曰讽,以声节之曰诵。”

  ②论议:讲学、议事。

  【译文】

  少年时不读书学习,壮年时不讨论参与政事,老年时不教导孩子,这样的都可以算是没有什么功业可言的人。

  曾子有疾,孟仪往问之。曾子曰:“礼有三义,知之乎?”对曰:“不识也。”曾子曰:“坐,吾语汝。君子修礼以立志,则贪欲之心不来;君子思礼以修身,则怠惰慢易之节不至;君子修礼以仁义,则忿争暴乱之气不作。”

——摘自汉·刘向《说苑·修文》

  【译文】

  曾子有病,孟仪去看望他。曾子说:“礼有三义,你知道吗?”孟仪回答说:“不知道。”曾子说:“你坐下,我来告诉你。君子学礼是为了确立志向,这样贪欲的念头就不会产生;君子时刻用礼的标准来约束自己,这样懈怠懒惰简慢轻忽的习气就不会养成;君子学礼是为了推行仁义,这样愤怒争斗粗暴放肆的言辞行为就不会发生。”



   

山东中医药大学审计处 版权所有

地址: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大学科技园大学路4655号 鲁ICP备05002379号

技术支持:易极天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电话:400-8600222